“云”的较量:正在被重构的商业生态

- 编辑:阿里 - 224

“云”的较量:正在被重构的商业生态

云服务正成为BAT等巨头们的下一个主战场,普遍性的观点认为,云计算大数据、 人工智能(AI)三位一体的能力决定着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由此,无论是全球的科技巨头,还是国内的BAT,抑或各大产业领域,“云”都被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云已不仅仅是企业战略,更是被提升到了“产业革命”的高度。

 

巨头采用不同的战略进行市场卡位

  

伴随云服务在互联网行业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市场参与者从不同维度开始切入这一市场,并在云服务市场上提供着与其既有资源、优势相匹配的服务。

  

具体来看,云服务商有来自运营商的企业(电信、移动和联通),也有传统IDC的企业(由原始机房业务转做云);还有国外厂商(如亚马逊AWS、微软Azure、谷歌云)、国内ICT厂商(如华为、浪潮)、BAT以及国内云计算创业公司(如UCloud)等,而他们提供的云服务在技术层次和客户对象上也各有差异。

  

众所周知,云计算就是用互联网来接入存储或者运行在远程服务器端的应用、数据、或者服务。云计算大致分为三层,分别是IaaS (基础设施即服务),PaaS(平台即服务),SaaS(软件即服务),基础设施在最底端,平台在中间,软件在顶端。

  

对于进入者来说,提供哪一个层级的服务是大有讲究的。

  

阿里认为应该为云上的客户提供保护服务,AWS则认为客户如果选择安全,可以在他们的云市场买一个第三方的服务,所以,亚马逊并不把自己定义为一个云安全厂商,它是一个云技术架构的厂商,而阿里云同时也是一个兼有云安全的厂商。

  

区别于亚马逊AWS,阿里云除了提供直接的安全服务外,还提供互联网的PaaS服务,也就是说,除了底层的存储、计算、网络的资源以外,阿里还提供企业互联网化的服务,比如中石化做电商平台的PaaS,比如说GE汽车数字娱乐系统,互联网服务系统等等都是基于阿里云的PaaS构建的。

  

由此,专有云、安全服务、垂直的互联网PaaS服务、大数据平台构成了阿里云区别于亚马逊AWS,微软Azure的差异化的战略布局,也让阿里云在服务企业的深度上有了一个新的层次。

  

与阿里云类似,紧随其后的腾讯云也有这样一个判断:“承载和流通数据的基础设施,是云计算已经成熟和标准化的部分,将不是市场竞争的焦点;而接入云之后,提供针对数据的和针对业务的服务,是更重要的。尤其是目前热门的人工智能的前沿技术,其实都是通过基础设施之上的能力交付来落地的——这也正是我们所说的‘AI即服务’。”

  

正因如此,在腾讯云,PaaS层的能力被突出地强调,譬如目前最热的人工智能服务,其实主要通过PaaS层进行输出和调用。腾讯云在PaaS领域的产品和能力,既包括腾讯自有的大数据、AI、安全、音视频、即时通讯等在内的优势能力,也有腾讯云与合作伙伴共建的其他优势能力。在腾讯云上,用户可以平等自由地拥有和使用这些能力,去真正创新和升级自己的业务。所以,马化腾曾说“只要接入了腾讯云就等于接受和得到了整个腾讯平台”。“从市场而言,PaaS层的需求越来越多越来越具体是大势所趋。”腾讯云相关负责人表示。

中小云服务商的机会

  

从全球来看,云服务市场的IAAS服务由亚马逊、微软、谷歌和IBM领头,在国内则由阿里云主导。那么,中小云服务商的机会又在哪儿呢?

  

对此,容联云通讯创始人孙昌勋说:“目前巨头们的优势只是体现在底层和中层上面,这类服务是容易标准化的。立足于国内,虽然大型企业纷纷踏足云服务市场,但在IaaS市场之外,SaaS市场却尚未有巨头介入,或是没有巨头产出。而PaaS由于上下两层的挤压也一直未能够得到很好的发展——这两大市场将是中小型云服务商的机会。”

  

所以,中小型云服务商完全可以从某一细分市场着手,通过在产品、品牌、价格、服务上的差异化优势,来赢得客户,赢得市场,从而在某一个领域立足。

  

的确,在上层的SaaS服务或者特定行业的PaaS层服务中,BAT这类企业是做不来的,而这就是中小企业的机会,就看最后谁切入得更准确。中小云平台都是以解决垂直领域的各种问题而存在。虽然在整体覆盖面上,他们的业务辐射范围没有BAT等企业那么的广泛,但是论到专业性和解决方案的完整性,却还是有着一争高下的实力。

  

与容联云通讯类似,UCloud也提出了发现增量市场,实现新的价值创造的三个原则,即首先关注行业热点。通过关注行业媒体报道、数据分析报告、与客户深入沟通等方式,了解用户行业的发展趋势、竞争态势;其次,关注技术发展方向。技术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某些行业的发展方向,技术与商业结合,会更清晰地判断出增量市场所在;再次,关注投资风口和资本市场动作。

  

目前,UCloud是国内最大的中立云计算服务平台,强调中立的定制化的云服务。

“云”在重构商业形态

  

未来云上承载两个比较大的方向,一个是数字经济,它包含了成社群经济和共享经济,这也是当前使用云服务最多的领域。另一个方向则是传统企业的在线化互联网化,包括制造业、农业、房地产业等传统企业。

  

在这两大领域里,把硬件换成云服务来提高管理的灵活性,降低成本,目前虽然占了很大的市场容量,但从根本上讲,云的中长期价值在于要重构商业形态。而重构的前提则是互联网化。过去十几年来互联网基本上是以消费类为主,实体经济在供给侧,在制造环节,流通环节,物流环节,包括政府治理这些环节还没有互联网化,所以,现在要做的是完成迁移到云计算这个基础设施的过程,因为只有云和数据碰在一起,才能承载未来的商业形态。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一个几百亿产值的工业企业来说,如果提升几个百分点,带来的效益就会非常巨大。类似的案例还发生在很多光伏生产厂、橡胶制造厂等离散制造业企业里。这是简单的云替代所不能实现的。

在工业界,都是几百亿资产的重资产运行模式,如果数据进去,可能花几百万元可以解决几个亿的问题,这个回报率太大了。

总的来说,人工智能叠加智能制造的跨界重混将可能给我们带来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工业世界,暴力破解甚至有可能帮助中国在装备制造产业里重新建立优势,这也将是中国智造2025所拥有的一些新内核。